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26 次

了解关淑怡经历的人大概会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艺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个英文名Shirley(王菲后期改成Faye),都是同时代出道劲头十足的女歌手,都剪过极短的短发,都有着极为鲜明的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个人风格,都出演过王家卫电影的女主角。

王菲二十年后仍然是一呼百应的天后,关淑怡却是只能因为“近况大不如前”这些名利场的负面消息,才被媒体关注的过气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泄》最后被剪的只影全无,如果不是几年后再放出电影拍摄纪录片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经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为活佛私生子、和小22岁男友的恋情、因情坠海自杀以及疑似露宿街头的近况……

总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了解一点港圈八卦,那么可能会听过她的代表作《难得有情人》。

还会知道这个名字曾经不断地被拿来和王菲并列比较。

只有真正了解过香港乐坛黄金一代的人,才会知道关淑怡这个名字,代表了一种怎样独特的音乐魅力,完全不输给同时代的王菲、林忆莲、叶倩文等天后。

1986年,刚满20岁的关淑怡就参加了当时由无线电视及华星唱片一起主办的第五届新秀歌唱大赛,一首麦当娜的《Crazy For You》颇为惊艳,可惜最终没有晋级决赛。

不过也不算遗憾,因为那一届新秀歌唱大赛的冠亚季军分别是文佩玲、许志安和黎明。

直到两年后她去日本参加“BLUEMARINE歌唱比赛”拿到冠军才又回到香港发展。

第二年就出了个人首张专辑《冬恋》,市场反响大好,十分顺理成章的拿下了当年的新人奖。

同年,关淑怡所在的宝丽金唱片又为她趁胜追击发了第二张专辑《难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从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乐坛最耀眼的一趟黄金班次。

那个时期,和她的名字一起并列被乐迷们津津乐道的人,男有黎明、张学友,女有王菲、叶倩文。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来讲,翻唱更胜原唱的夸赞都会被大多数人当做一场笑话,除非这个人是关淑怡。

自己的歌太少,这对于一个曾经在香港乐坛黄金时代都大热到天后级别的歌手来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关淑怡确实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专场演唱会上,她都唱不满自己的歌填场,只好无奈对歌迷喊话“没有歌了”。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关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应该是,没有遇到自己专属的林夕和李宗盛。

纵然有一身才华可惊艳世人,却没有人为她量身定做。

这也导致了关淑怡有很多经典之作,都是翻唱。

比如最经典的《深夜港湾》《忘记他》等,《深夜港湾》原曲来自山口百惠,11年后香港乐坛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后关淑怡翻唱,此后再无人敢翻唱这首歌。

关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拥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气声赋予这首歌浓烈的午夜迷幻气质,说一句胜于原作,丝毫不虚。

她唱别人的歌的时候,简直有一种驾轻就熟的天生自信。

关淑怡翻唱陈奕迅的《陀飞轮》,有乐评人评价:

“时间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铁和水的过山车,在舞台、观众和黄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冲击、被穿透,震惊到讲不出话。”

分享关淑怡,需要一点共鸣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会有共鸣。”

这或许才是关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开网易云音乐搜索关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热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湾》下面有这样一条超过万人点赞的热评。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门槛,因为好的音乐永远会被大众欣赏。

但有些歌必须拥有门槛,不是因为演唱者的天赋技巧不够,或是歌不够好,而是有些情绪、有些故事注定无法被提前透支。

而关淑怡的歌正是属于后者。

但可惜的是,就连她最火的歌《难得有情人》都无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风。

关淑怡留下最有记忆点的歌还是像《难得有情人》、《缱绻星光下》这种商业性较为浓厚、符合彼时流行品味的轻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为《难得有情人》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彻底走红。

这就好像一位艺术价值极高的创作者最后被大众知晓,却是因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业合作一样,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愿意接受的一个认知。

这么有天赋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个性的。

她曾经因为在追求音乐艺术性和商业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乐公司闹僵。

跟她合作过的制作人基本都暗示过“关淑怡很难搞”,很少做宣传、跟媒体关系也不好,多年好友黄伟文也说:

“只有当她想找人的时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发球权永远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总是有人愿意买她的账,所以关淑怡本人也从未在乎过。

其实对于这一点,她本人应该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则也不会说出“可能因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类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这样的话。

甚千年至她在大红的那几年,十分叛逆的剪过短过耳的发型,风格标新到极致。

有点像另一个维度的王菲。

这个时代不再拥有关淑怡

但关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声音听一遍就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不会忘。

关淑怡的声音就像冷火。

她的嗓子自带干冰制造能力,有一种天然的置景感,听她的歌就像是身于层峦叠嶂中一点点拨云见雾,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难以清醒。

所以有人评价,王菲的声音仙入空灵,而关淑怡则魅惑近妖。

听过《三千年前》的人,很难不被关淑怡惊艳。

这是一首林夕填词,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念白部分。

因为词写得太好,被人赞是写给《胭脂扣》里如花最后的内心独白。

“再见,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因为我真系专程黎同你道别噶。”

李香琴的粤语念白如往日回声徐徐铺垫、感情冷静而充沛。

整首歌留给关淑怡发挥的仅有四句歌词,但也仅仅就这四句,已经足够让人记住一个声音如冷火一般的关淑怡。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众生蔓延,泪海被填浪漫搁浅,旧欢不变

原本也是黄金一代的天后准接班人,只可惜还是不够红。

关淑怡也在一次次隐退又复出中断断续续地延续着她和音乐的缘分。

期间也曾发过几张专辑,业界评价都很高,但这个时代却难再找到当初那样一批爱她赞她、视她声音如宝如珠的拥趸了。

最近十几年里最大的一次动静,恐怕还是她在2008年TVB举全台之力制作的台庆剧《珠光宝气》里的献声。

一首《钻禧》描绘尽了暗流汹涌的浮华世相,再加一把关淑怡如冷火一般的声音,将这种缱绻迷幻、绚丽残酷的珠光宝气名利场演绎到了极致。

在剧情一次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次推到高潮再重新建立新的冲突的时候,关淑怡的声音始终伴随耳边,和剧情完全融为一体,被赞是TVB进入2000年代后最后一次回光返照。

但也仅此而已。

2016年,她在红馆开演唱会庆祝出道25周年,原本预售两场,最终却不得不因为票卖不出去变成一场。

演唱会的嘉宾谭咏麟都替她不值安琪拉-从前的天后,红馆开演唱会卖不动票,这个年代或许不属于她:堂堂关淑怡居然首场即尾场,是香港开埠以来的第一个,与她的斤两价值难以对等。

如今打开音乐的评论区,能看到在这个时代听到她声音的新人增长缓慢,也仍然还在延续着更替。

无论这批乐迷更新多少,这个时代或许已经不再拥有关淑怡。